本年度最佳幽默杂文:我儿没儿!风韵,是女人永远的春天风韵的原点——从男性那里学习到的东西

一夜风流一世情

[時光旅行]時光機 教會我們的那些事/何致和
每一朵花都有一种美丽,每一个女人都有一缕芬芳。从女孩到女人,从妻子到母亲,女人的聪明在每一次华丽的嬗变中升华,韵致镌刻年轮。温柔了时光,惊艳了岁月。
女人,别想你没有什么,多想想你有什么!
一夜风流一世情

2011-11-14 13:21:21

隔海看山的博客

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电影。中译《一夜风流》,1934年奥斯卡最大赢家,一举荣获最佳影片,最佳导演,最佳男演,最佳女演,及最佳编剧五个大奖。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大满贯的电影,其后40年没有一部影片企及这个高度。今天,也只有它与《飞越疯人院》,《沉默的羔羊》三部赢得如此荣誉。

富家女艾莉爱上一个飞行员,却遭到富豪父亲的坚决反对。在一次激烈冲突之后,艾莉踏上独自奔赴纽约的旅程,因为她心目中的情人金在那里。

自幼娇生惯养的女子,过惯锦衣玉食的生活,根本不晓得世态炎凉,对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一概不知。在去纽约的长途汽车上,有一个刚被报社炒鱿鱼的记者(克拉克盖博饰),偶然发现身边的小女子就是失踪的富豪女儿,于是灵机一动,决定与她同行,以便挖掘外人不知的新闻,掌握重返报纸的筹码。

小女子任性而可爱,她似乎不食人间烟火。手提箱放在脚边,不懂得照看,结果被贼偷走。汽车中途停站的时候,小姐她施施然吩咐司机,等她回来再开车,当然被甩下。又不是家里的专车,她还以为公车司机是她家佣人呢。记者彼特一路上充当护花使者,让这位千金小姐芳心暗许,演出一场诙谐幽默的轻喜剧。

片名译为《一夜风流》,我认为有哗众取宠的嫌疑。所谓风流,不过是纯情的小女子,在追寻爱情的过程中,被新结识的英俊小生打动,转而倾诉衷肠,趴在彼特床头掉了几滴眼泪。彼得表面冷静,心底定也惊涛骇浪,但他并没有忘记,两床之间用毛毯隔一堵君子墙。当然,这个译名一定大大增加票房收入无疑。

小女子坠入爱河,简直就像害了病。知道她跳海追求的男子是怎么认识的?百货商场,人头攒动,身为富豪之女的她,一举一动就像大牌影星一样被众人关注。一天,她从媒体的围追堵截中突围出来,穿过后门,随意跳上一辆停在那里的车,车主就是金。——多可怕,要是刚好一个强盗在那里怎么办?俘获一颗女子的心,何其容易,让她开心就好了。那天,飞行员金开车带艾莉满城兜风,一下子就让幽禁在豪宅中的艾莉执意下嫁。

这回与彼得相遇,其实才真正唤醒了艾莉潜意识中的爱情。彼得的机智,幽默,英俊的外表,善良的内心,以及相处中细微的周到体贴,都让这位娇娇女如梦初醒。这才是她想要的人。——女人,爱上一个人像闪电,变起心来也像闪电呵。

实话说,富豪父亲不愧火眼金睛,历练老到。彼得这个人,比那个金强多了。不但是他迷惑女人的倜傥外表,重要是他不卑不亢不慕金钱的气概。他爱那个偶然路遇像小傻瓜一样的美貌女子,却不是因为她老爸有钱。

这让我想起“傍个权贵老丈人,少奋斗十年”的说法。回想以前,曾经有个小兄弟十分懊悔地对我说,他错过了一个攀升的机会。有个小姑娘对他心怀善意,而他却懵懵懂懂不留心,后来娶了平民老婆,过着普通日子。升迁发达不知何时?他没有把握住的机会,是市公安局某大队队长的女儿。

记得当时我告诉他,不是你的,就不是你的,别去想了。其实,有普通日子过着,不就挺好的吗?

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。以前台里有个同事,也是被区长千金俘虏,轻而易举丢弃原来的妻子女儿,乖乖给政府长官当女婿去了。他的前妻气不过,天天以泪洗面,用锋利话语对待他留下的女儿。可怜那个弱弱的小女孩,小小年纪做了父母追名逐利的牺牲品。我劝他多付出钱财,补偿那对母女。

看电影,电影里的彼得多有派。他明白告诉小女子,别总拿你爸爸的钱来说话,告诉你,我对你家的金银不感兴趣。他不止这么说,也这么做。当小女子艾莉无奈回到父亲身边,宣布要与金举行婚礼的时候,彼得去找富豪要钱。要的是他一路上为了照顾小女花费的钱。39美金。富豪另写一张大额支票付他,以作酬谢。被彼得冷冷谢绝。“别以为钱是能够买到一切的”。

“别以为钱是能够买到一切的”。这句话,在拜金狂潮汹涌澎湃的社会里,如果有人劈头当喝一声,那将是多么痛快,多么给力啊!

彼得,若不是隔着几十年的岁月(本片拍摄年代,我的父母还没出生呢),若不是隔着黑白胶片的距离,就算你不是克拉克盖博饰演的,我也会说,我爱你。现世社会,如你这般有骨头有气节有风度的男人,已经凤毛麟角了。而具备这般表现的男人,才可称为真正的男人。

电影里的富豪也很有趣,在女儿与金的婚礼进行中,他帮助女儿完成了一桩逃婚喜剧。结局时彼得未再出场,小女子披着婚纱,一路狂跑,再次跳上停在那里的一辆汽车。这次她去找的,是父亲也应允喜欢的彼得。

一部电影,看了两遍。没想到网络上提供的片子带中文语音,回到家里又照着大屏幕看了一遍英文原版的。坦白说,那配音非常别扭,徒有华丽的外表,一个空洞呆板,一个做作夸张,不知是哪位高人贡献出的声线。女声音色与原片女子尚算接近,为著名的帅哥克拉克盖博配音的可就差强人意了,就像光滑皮肤上一片刺眼的膏药。

Anyway ,这是一部值得花时间在上头的电影。只是,不知电影里的俩主人公有无白头到老?但愿我给出的祝福为时不晚。

责任编辑:本年度最佳幽默杂文:我儿没儿!